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代孕百科

当前位置:首页 > 代孕百科 >
没有爱情的婚姻都是怎么样的
来源:http://www.bqywhw.com   时间: 2017-02-10 12:53:02   

2065年7月,B市郊区,一个占地万亩的高档别墅内,客房都是奢华而精致的装饰,只是这里面却透着怪异的神秘,明明应该清冷的室内不知为何压抑得令人恐惧。

热。

真热。

简洁现代风的双人床上,一个女人正在沉睡,一个翻身,身上的被子掀开,窈窕优美的娇躯露出来。

女人身上只挂着一条清透的白纱,透明的细汗一点一滴的从女人的脸上身上往下流慢慢滴落在双人床上。

汗珠浸透白纱,惹得白纱无力地紧贴在女人的肌肤上,构出一副让人遐想连篇的美景。

“好热?”

紫苏嘤咛一声,迷迷糊糊地从闷热中苏醒。

睁眼。

入目的是奢华而陌生的吊灯,转头观察四周,精致的装饰和唯美的油画在眼前晃动。

这是什么地方?

紫苏瞬间警觉,默默环视周围寻找出口。

只见靠近一扇门的真皮沙发上有一道人影,有个男人坐在那里。

男人即便只是坐着也看得出身线修长,完美细长的手握着一杯红酒定于胸前,轻轻晃动着红酒杯,像是没有觉察到双人床上的人已醒。

“这是哪里?你是谁?为什么把空调开得这么热,能关了吗?”紫苏原本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掩住眼底的凌厉,她虚弱地问道。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居然干哑得像大病一场过后。

热。

实在太热了。

“女人,你再不清醒,我就把空调调到可以活蒸你的温度。”

一道男声响起,在高温的房间里刮起一道冷风,狂佞的语气带让人害怕的嚣张。

活蒸?

开什么玩笑?

以她的体质,正常的高温奈何不了她。

只是,好像有什么不对?

紫苏思想有点涣散,热出的汗水流进眼睛,模糊了她的视线。

清晰而沉着的脚步声响起。

越来越近。

紫苏抬起手,开始在脸上和脖子上抹汗。

无意间的动作让她身上的白纱被拉开一些,精致的锁骨露了出来,一道阴影出现在眼前,紫苏抬眼,对上一道凶狠而令人畏惧的目光。

男人立于双人床前,笔直而修长的双腿,整洁白净的衬衣衬着他挺拔的身形,衬衣领口有两颗扣子未扣,再往上便是一张俊美得让女人都嫉妒的脸。

剑眉密而不浓,深邃的双眼,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双唇微张,迷人得几乎让人昏厥。

房间温度高得吓人,可男人脸上看不出一丝细汗。

优雅得如画报里走出的男人,从容而年轻,看起来不过26岁。

咦,似乎看起来很眼熟?

是在哪里见过呢?

对,资料。

上级发来的调查资料里,她要查探的靳泽曜就是这个长相。

紫苏有一秒钟走神,心底默默翻找资料中说的男人的弱点,走神也就一秒钟,资料未翻完她便被迫清醒。

因为男人用一把黝黑的手枪对准了她。

紫苏心中一紧。

难道发现她的身份了?

怎么发现的?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紫苏没有忘记自己现在伪装的身份性格是什么,她表现得非常害怕地往床头缩退。

男人却一步一步副近,直到冰冷的枪口贴在她热得透红的脸上。

她有一张堪称美艳的脸,看不出一点清纯,艳得张扬却不带攻击性。

男人枪口慢慢向下滑动,冰凉的枪口滑过她的唇,再慢慢到下巴,沿着细嫩的脖子往下到精致的锁骨。

她有一张堪称美艳的脸,看不出一点清纯,艳得张扬却不带攻击性。

男人枪口慢慢向下滑动,冰凉的枪口滑过她的唇,再慢慢到下巴,沿着细嫩的脖子往下到精致的锁骨。

若不是冰凉的质感让紫苏心生警惕,恐怕她自己都觉得这个男人其实是在用他的手指在抚摸她。

她不自觉地绷紧自己,只是披在身上的白纱几乎要滑落。

原本一头的热汗瞬间变为冷汗。

“女人,把孩子交出来。”

靳泽曜嗓音冷清凌厉,幽暗的视线从上到下扫过紫苏白纱下的曲线,若隐若现的肌肤让他眼底的暗光更加浓密。

“什么?”紫苏懵了。

原以为他是查到她的身份了,可是他问的这是什么鬼?

“3年前,你偷了我的种,生的孩子在哪?”靳泽曜一字一句问出口,修长的手握手黑枪轻动,枪口隔着白纱在她胸前隆起的地方画圈。

“孩子?”紫苏冷静地表现出茫然状态:“我说,你弄错了吧?我并不认识你啊,而且我没怀过孕。”

她紫苏可是世界级特工,而且是排行榜前十的唯一女性,做过许多任务,可她向来洁身自好,连跟男人亲密接触都没有过,怎么可能跟一个陌生的任务人上床,还有了孩子。

如果身份没被发现,那么就是这个伪装身份发生的事?

奇怪,给她的资料里怎么没有?

“柯铭心,24岁,刚从艺术学校毕业,就职三流画社,现居地B市。需要我把你从小到大的学校,朋友,家人的背景全部复述给你听吗?”

靳泽曜冷眼看着双人床上的女人,把她的身份清晰明了的说出来,却没有把另一行标红的字说出口。

他到要看看这个女人会如何撒谎。

紫苏呆愣地看着靳泽曜俊美的脸,他说的没错,她的伪装身份就是这个。

看来自己没有暴露。

至于代孕的事,要么就是资料不全,要么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撒谎。

想到这里,紫苏淡定地开口:“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

努力代入这个身份,紫苏告诉自己忘记自己的特工的事。

“装疯卖傻就能躲吗,你把孩子藏在哪里,交出来。”靳泽曜一脸不耐烦,握着枪的拇指一动,黑枪上的保险便被打开。

紫苏面临着枪会随时走火的危险。

靳泽曜目光冰冷的紧盯着她,一动不动。

紫苏吓得冷汗一个劲地往外冒,有些激动地说:“我清清白白的一个女孩怎么会代孕,你就不能再好好查一下,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人是……”

“查,当然好,我这就好好地给你检查检查。”紫苏的大声否认显然激怒了靳泽曜。

靳泽曜一脸不悦地把视线放在紫苏白纱下的身体,白纱宽大把她的全身都罩住了,只有小巧的肩胛因她激动的动作露在外面。

白纱的惨白衬着她肌肤的嫩白格外的诱惑,吹弹可破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添点印子。

空调并未调低,一滴滴的热汗在柯铭心的皮肤上游动,像是浴后归来一般,透着湿润的水光诱人心璇。

靳泽曜顿时喉咙一紧,身体里传来一股异常的炽热,燥热迅速扩散蔓延。

他把视线向下移,双人床上的女子汗水一直不停,原本半浸的白纱现在几乎完全浸透。

紫苏平坦的小腹上一道明显的手术疤痕在白纱下若隐若现。

“没生过孩子,那疤痕是哪里来的,嗯……”靳泽曜的问话强势又霸道,瞳孔里的笃定令人不可忽视,这是认定了她生过孩子了。

“没生过孩子,那疤痕是哪里来的,嗯……”靳泽曜的问话强势又霸道,瞳孔里的笃定令人不可忽视,这是认定了她生过孩子了。

紫苏这才意识到,自己几乎被眼前的男人看光了。

急急忙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她红着脸说:“那是盲肠手术导致的好吗,现在剖腹产都是横切,根本没有侧面竖切的。”

“那么,你就是顺产生的孩子,我需要检查。”靳泽曜顺手把枪往旁边一丢,整个人俯身向下,高大的身形立刻给紫苏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感。

她一个劲地往后缩,却使得自己身上独有的女人香气朝靳泽曜扑面而去。

靳泽曜觉得自己身体火花乱蹿,他急需把这火气泄出来。

“喂,你不要过来,这种事情只有专业的医生才会检查,你怎么可能会。”紫苏傻眼,又不能暴露身份出手,只能懦弱地大叫。

可眼前的男人却一点一点向下压来,强烈而又可怕的气场逼得紫苏内心的战斗欲蠢蠢欲动。

男人一双黑瞳直直地盯着她,像是猎鹰发现的地面的猎物一般,眼神里闪着想把她拆骨入腹的强烈令人令人欲望。

紫苏觉得这个男人光用眼神,就能把她生吞得干干净净了。

“你不要过来,你究竟想做什么?”紫苏被逼退到床头,已经没有退路了。

正当她还在挣扎是不是暴露紫苏的身份时,靳泽曜已经上到了床上,双腿跪在双人床的侧边,一手撑着床头板低头逼近紫苏。

她被笼罩在男人的阴影之下。

“检查。”靳泽曜清晰地吐出两个字,一双黑瞳变得更加幽暗地盯着紫苏。

“不用靠这么近的检查吧!”紫苏从未与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她被男人的荷尔蒙气息压制得心乱如麻。

是不是要暴露特工的身份已经完全忘记了。

“近?男女之间0距离才叫近,柯铭心,难道你不懂吗?”

“懂什么懂,你就是胡说的,我告诉你,你……唔……”紫苏反驳的话都没说完,剩余的话便被靳泽曜用吻堵进嘴里。

与此同时,紫苏身上的白纱也被男人一把扯开,健壮的身躯随即便压在火热的娇躯上。

室内的温度更加地高了起来。

“啊……”

紫苏从睡梦中尖叫醒来。

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是自己租的房间时,她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梦,她并不在那个奢华的套房里。

呆坐在床上,愣了十多分钟,紫苏在心底分析,这梦做得也太真实了吧!

真是见鬼,是不是她一直没找到机会接近目标,所以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地梦到任务目标的。

只是这梦也太奇怪了。

居然梦到被目标男人绑架,男人还副问她,找她要孩子。

这也就算了,她还梦到男人用那样的方式检查她,看也是不是有顺产过,生过孩子!

这么真实的春梦真是日了狗了,她到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男人的双唇带给她的温度。

还有男人一脸的冷意,身体在靠近她的时候,两人肌肤贴近,她能感觉到他快要把她烫融化了。

这个男人肯定经常锻炼,肚子上的八块腹肌让她羡慕嫉妒恨。

这个男人肯定经常锻炼,肚子上的八块腹肌让她羡慕嫉妒恨。

她的身手也是常期锻炼的,可是腹肌什么的,一块都没有!

任务目标的身材真是太完美了。

不过那男人在她身上冲刺的时候,疯狂得让人诧异。

她被疼得要死要活,似乎比她中枪还要疼,她记得自己好像疼得尖叫连连。

“紫苏,你疯了吧,做个春梦就想男人想成这样!”紫苏双手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对于自己居然做了一个被男人强女干的春梦,她在心底鄙视自己太色。

摇摇头,清醒过来的她正要下床,突然看见床头柜上昨天的报纸,第一页最大的头版标题就是[靳氏集团总裁靳泽曜回国,总公司从Y国牵回国内发展]

而小标题下面一行小字写着[靳氏集团是世界第一的财团公司,未来百年将无人能超越。]

靳泽曜。

标题下面有一张清晰的彩色照片,一个优雅从容的男人从机场出口向外走的照片,身后则跟着一群黑色西装的保镖。

男人的气场超强,明明后面的保镖个个丝毫都不逊色,他却是被人第一眼就注意到的中心。

男人的脸被照得并不是太清晰,即便是这样也能看出男人长得极其英俊出色,一双黑瞳像是里面有引人掉入的深渊一般,吸人灵魂。

这个男人就是她梦里的男主。

难道她做这样的梦。

肯定是她记了很久的资料,刚好又看到他的新闻,所以才会梦到这样的场景。

真是,她在脑海里多种接近靳泽曜的方法,却总是能找到破绽,怎么可能靳泽曜一回国就跟他扯上关系呢!

靳泽曜是谁,他虽是C国人,却是Y国的世袭公爵,虽然只有4分之一的Y国血统,却在Y国贵族里有着极高的声望。

22岁时,他脱离靳氏集团,自立门户地成立了帆宁软件公司,自主研发独立手机系统和电脑系统,短短的三年,他便垄断了全世界的软件和系统行业。

而后他接掌靳氏集团,眼光毒辣地收购各行各业的子公司,让靳氏美国代孕集团强大成全世界市值第一,甩开市场值第二一大截。

而掌管靳氏集团靳泽曜则是全世界最有钱的男人,没有之一。

这个男人在2065的这一年才28岁。

特工首领给她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调靳泽曜的私下身份。

明面上的身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可是资料库里没有靳泽曜22岁以前的任何资料,只有一句他一直在各地读书求学。

就算靳氏集团在不是世界第一的时候,靳氏也是全世界排名前十的公司,做为二少爷的他资料居然只是这么短的一句话,这不科学。

紫苏想要从特工界退役,必须拿到靳泽曜的真实资料。

而柯铭心这个身份则是紫苏以后最终的身份。

实际的柯铭心不知什么原因,旅游时进入大兴安岭被狼咬了一口,失血过多无意间闯到特工总部门口昏死,总部的医生救了她,无奈她没有求生意志,在病床上躺了几天便香消玉殒。

关于柯铭心所有的资料都是特工首领给她紫苏的。

想了想,没想出什么好的接近目标的方法,还是起床吃东西再说吧!

紫苏一把扔掉手中的报纸,靳泽曜再帅再有钱又怎么样,这个男人离她的世界太遥远了,她还是想想要怎么完成任务然后远离这个男人吧!

下床。

一个不稳,柯铭心软坐在地上。

双腿之前酸麻的疼痛感传遍全身,咬着牙站起来:“嘶……”

一手扶着床沿,一手捂在自己的小腹上。

好痛。

怎么会这样,她只是做梦,为什么自己的这么痛。

Copyright 郑州白雀园代孕网